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
17 Jul 2017

  3月時,微博網友“養樂多男孩洸洸”說,想在喜茶對麵開一家奶茶店“喪茶”,賣的是“一事無成奶綠”“依舊單身綠茶”和“沒錢整容奶昔”,杯子上寫,“喝完請勿在店內自殺”。4月底,這家店真的在上海出現了,隻開4天,店門口隊排了將近100米,排上兩個小時都不一定能買到。

  最近在美國,Fidget Spinner(指尖陀螺)突然走紅。這個動動手指就能瘋狂轉動的小玩具,據說減壓能力超群,吸引了全美注意力。一位狂熱的六歲粉絲甚至在自己的腦袋上剔出了一個指尖陀螺。

  

  現在的年輕人啊,太難懂,一會兒放飛自我,一會兒癱倒在床。可是對於矽穀投資人郭威來說,投中千禧一代、甚至00後出生的Gen Z的心頭好竟然有些理所當然——他投資的項目裏,有讓00後為之癡狂的陌生人社交Monkey、95後最愛的匿名社交Afterschool、被年輕人追捧的零食公司Ohmygreen、北美最大的網紅孵化器Team 10以及最近剛拿到數千萬美金融資的VR電競直播Silver TV。帶著好奇的心情,記者和他聊了聊他的投資邏輯以及他對年輕一代消費者的理解。

  解密年輕一代:不再信任大品牌,注意力在移動端

  對於年輕人來說,品牌正在失去它們的吸引力。

  Pew Research Center的報告顯示,80後到00後的年輕人,有著越來越不迷信品牌的趨勢。他們厭倦標簽(是的,就連“千禧一代”這個說法他們也不喜歡),對於個性化更加在意,而“品牌”通過投放廣告與營銷活動給自己打上的“高端”、“時尚”等印記,很難獲取和過去類似的效果。

  許多創業公司就因此在細分領域有了更多機會。比如郭威此前投資的NativeCos,主打有機、健康的香氛這個細分市場,做到了數千萬美金的年銷售額。

  雖然不迷信品牌,但這些年輕人們在作出購買決策時有其他在乎的東西——GFK的年度未來消費者報告裏提到,46%的Gen Z在線下購物前都會在網上搜索其他消費者的評價或閱讀在線測評。

  “更重要的是,他們雖然年紀尚小,但在較好的經濟環境與開放的網絡時代成長起來,已經開始主動地研究、接觸成年人的世界。”郭威說道,在IBM的商業價值報告裏,有70%的00後受訪者表示自己會影響家庭的購買決策。

  除此之外,想要吸引這些年輕人的注意力,過去的辦法可能沒那麽好用了。曾經占據大部分家庭共同娛樂時間的電視,在Gen Z的生活裏,平均每周觀看時長不到14小時。他們最常用的設備,是智能手機。而且這些年輕人比以前的任何一代,都要熱衷於用各種方式擺脫廣告……

  

  Vision Critical的報告顯示千禧一代和Gen Z都在很努力擺脫廣告

  另辟蹊徑,網紅聯結年輕一代

  郭威正是因為這個趨勢,開始關注北美最大的網紅孵化器Team 10——畢竟,年輕人還是有他們自己的偶像的。而平民化、娛樂化的網紅,往往比體育、娛樂明星們對他們的影響力更大。

  

  從這個平台走出的許多網紅,都被驗證有著跨平台的內容生產能力。比如在曾經火熱的6秒視頻app Vine宣布關停後,Vine上的搞笑視頻達人Jake Paul轉戰YouTube,也在短時間內就重新聚集了500萬粉絲,最新單個視頻最高播放量達到了5000萬。Cameron Dallas在全網則有超過4000萬的粉絲。郭威是Team 10最早的投資人之一,而他投資的原因就是看好這些網紅與年輕一代消費者之間的緊密聯係。

  “而且通過和這些美國網紅交流,還能夠比較輕鬆地發現年輕一代都在用什麽,他們的觀眾與Gen Z裏的消費者高度重合。”郭威說道。隻要在這些網紅的粉絲裏走紅的產品,幾乎也都是時下年輕人喜歡的東西,這些網絡使用程度更高的粉絲的嗅覺也往往頗為超前。

  

  Jake Paul在YouTube上的視頻最高點擊數超過5000萬

  他此後投資的高中生社交app After School,就是在他與一個網紅交流時對方提到的,“Hey Wei,最近很多粉絲在評論裏提到這個app,你要不要去看看?”郭威敏銳地感覺到這個app未來的潛力,在研究清楚玩法後,成為了它的第一個投資人。這個app給在校高中生提供一個匿名社區,既有熟人社交的意味,又少了長輩們的掣肘。如今的After School已經是全美最大的高中生社交網絡,覆蓋全美200個高中。

  00後:我們和90後不一樣

  過去幾年,很明顯能看到千禧一代已經從Facebook這樣“過度開發”的社交平台,開始青睞更加封閉的Instagram與Snap,00後則是更加迫切地希望能有專屬於他們的社交媒體平台。

  這個趨勢讓郭威在幾乎最早的時候就注意到了專注00後社交的Monkey,成為了它的第一個投資人。這個陌生人社交app的平均用戶年齡僅有17歲,主打陌生人在線視頻,視頻時間往往隻有10秒。隻有互相按下“加時間”按鈕,談話才能繼續,或者進一步成為Snapchat好友。

  “我和創始人Ben Pasternak聊這個產品的時候,根本看不出來他剛滿18歲,”郭威感慨道 ,“現在的年輕人希望有自己的產品,而他們也真的能靠自己做出來了。”這個app在兩個月裏就攀升到了Apple Store社交類榜單第五位,Apple CEO Tim Cook、Tumblr前總裁 John Maloney等等科技界重量級人物都給Ben發出了賀電。

  當然,00後“挑剔”的一麵也很明顯。

  在00後期待的產品特性中,“簡潔”是一個很有代表性的詞。它不僅意味著更加直接的交互體驗,更意味著不能有任何技術上的掣肘。這一代人可以說是一生下來就被各種高科技包圍,不可能接受糟糕的用戶體驗——在IBM的商業價值調查中,60%的受訪00後表示他們絕不會忍受加載緩慢的app或者網頁。

  要說除了理解、支持、與(勉強的)同樣年輕以外,能和這些95後、00後創始人打成一片,郭威的投資人背景是無法忽視的重要砝碼。

  迄今為止,他在矽穀看了數千個項目,短短兩年內,已經有了不少退出案例。他投的有代表性的項目包括雲計算模擬平台Rescale、共享單車平台Limebike、超音速平價飛機Boom、人造蛋白製造公司Clarafood以及針對線下商戶的wifi廣告解決方案Zenreach等等。

  這些投資經驗,輔以他在中國沉澱的產業資源,讓他能提供戰略及產業對接兩方麵的幫助。

  比如像Logan Paul等美國著名網紅試圖吸引中國觀眾時,郭威往往能給出令人拍案叫絕的點子——Jake與Logan Pail模仿小青和白娘子,對著一塊披薩施法的視頻在YouTube上點擊量極高。此後他們決定進入中國市場後,郭威也幫助他們確定了針對中國觀眾的定製化內容。

  在Team 10的網紅苦於變現渠道不通暢、電商變現成本高時,郭威把國內廣告內置的模式介紹給了他們,還帶來了江浙地區的製造商資源,幫助他們打通上下遊。這些網紅也投桃報李,與他投資的消費類項目有了更加深度的合作,比如Jake Paul就在自己的YouTube平台有機植入了Gam Music的廣告。

  “中美文化交融的趨勢會越來越明顯,兩方都有一個去神秘化的過程。”郭威認為在這個過程中,抓住機會就能做引領者。

  今年,郭威投資的跨境孵化器Onepiece已經開業。Onepiece坐落在三藩市的創業中心區SOMA,與Uber、Airbnb、Pinterest等34家獨角獸公司比鄰而居。這個孵化器占地約5000平米,現在已經有了100多個入駐公司。“我希望能通過搭建一個更新、更有活力的平台,與創業公司有更加深入的合作、提供多方麵的幫助。”郭威說道。

原文地址:http://news.10jqka.com.cn/20170717/c599225340.shtml



Comments

There isn'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

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


New Comment

Full Name:
E-Mail Address:
Your website (if exists):
Your Comment:
Security code: